即时连线 | 听听2019未来大奖得主如何说

来源:赛先生  时间:2019-09-08

录音整理 | 夏志坚 汤佩兰

采访&撰文 | 小赛

来源:赛先生

2019年9月7日,第四届未来科学大奖揭晓,4名获奖者分别获得生命科学奖、物质科学奖、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


未来科学大奖是中国大陆首个非官方、非营利、民间发起的科学奖项,关注原创性的基础科学研究,奖励在大中华区做出杰出科技成果的科学家(不限国籍)。目前,未来科学大奖设置“生命科学”、“物质科学”和“数学与计算机科学”三大奖项,单项奖金100万美金。


今年各个奖项的获奖人分别是——

获奖评语:表彰他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

获奖评语:实验发现第三种中微子震荡模式,为超出标准模型的新物理研究,特别是解释宇宙中物质与反物质不对称性提供了可能。

获奖评语:奖励她在密码学中的开创性贡献,她的创新性密码分析方法揭示了被广泛使用的密码哈希函数的弱点,促使了新一代密码哈希函数标准。


在新闻发布会现场,科学委员会电话连线了获奖者。得知获得未来科学大奖后,各位获奖者的心情如何?


邵峰:当然心情挺好的。很荣幸的就是我在国内的工作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对我跟我的团队来说是一个正向的鼓励,我觉得挺好的。当然我也希望这对其他的科学家来说也是一个正向的激励。我想也会是的。
 
(你有没有想到会得到未来科学大奖,说实话。)


想过的,肯定是想过,但是我觉得不是很容易,因为很多评委也都熟悉,大家有一个利益回避的问题,我想这个事情,反正就随缘。两边都是可以说得通的。谢谢大家。


王贻芳:很激动也很高兴。首先感谢评奖委员会,感谢各位专家对我们的肯定。高能物理研究是非常基础的研究,你们的奖励应该说是对我们这种基础科学研究的一个肯定,也是对我们300多位科学家长达十多年的工作的一个肯定,所以非常感谢。我们下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也会继续努力的。谢谢各位专家。


(王教授,听说您也在推动更大的项目,有了未来大奖的钱,经费是不是就够了,可以开工了?)


这点钱当然是不够的,这点钱可以激励我们向在座的各位捐赠人募捐更多的钱。


陆锦标(Kam-Biu Luk):Thank you for calling me. Certainly, I do great. Not certainly, this is a surprise to me, it s a great honor as well. Thank you very much.(谢谢给我打电话。当然,我的工作做得很棒。不过,这对我是来说是一个惊喜,也是一份重要的荣誉,非常感谢你们。)


王小云:我非常激动。首先我想感谢未来科学大奖委员会的所有专家,给予我科学奖的荣誉。特别是对我工作的肯定评价,实际上我看到现场的直播的情况也非常满意。未来科学大奖的第一个female,非常感谢。
 
首先我想作为女性获得未来科学大奖的第一人,是女性第一人,我也感觉到非常的荣幸,我想这个奖项设计的初衷,我知道未来科学大奖主要是奖励从事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家。那么我希望未来能够成就中国数学,与科学家致力于成就中国数学以及计算机科学,特别是这两个领域的交叉方向,网络安全与密码安全的发展,特别是基础科学研究领域的发展,我也非常关注人才的培养和人才的提携,也非常关注我们国家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推动密码技术拥有产业发展并贡献自己的力量。

为了了解更多信息,“赛先生”在第一时间拨通了王贻芳老师的电话,和他聊了聊中微子实验项目以及中美科研合作方面的话题。


问=“赛先生”
答=王贻芳


问:您现在最想跟谁分享这个消息?


答:获得未来科学大奖是对整个合作组三百多名科学家长达十多年工作的肯定,首先想跟合作组的同伴们分享这份喜悦。


问:您会如何处理这笔奖金?


答:还没考虑好。


问:大亚湾核反应堆中微子实验的实验室目前还在运行吗?在进行哪些方面的工作?正在开发中的江门地下中微子实验观测站(JUNO),相比大亚湾核反应堆中微子实验,有哪些先进之处?预计什么时候能够投入运行?


答:大亚湾的实验室在继续开展中微子振荡参数的精确测量。江门地下中微子实验观测站的科学目标和大亚湾不同,研究的是中微子振荡的其他未知参数。此外,江门地下中微子实验的技术难度比大亚湾更大,所以也更加困难。预计还有2年左右能投入运行。


问:大亚湾核反应堆中微子实验由中美两国科学家共同主导建设,是中美迄今最大的科技合作项目。今天物质科学奖的另一位获奖人,美国华裔粒子物理学家陆锦标即为大亚湾合作组的美方发言人。那么在这个实验中,中美双方是如何分工合作的?美方团队的贡献主要在哪些方面?


答:大致的分工情况是这样:项目设计由中方完成;探测器建设由中美双方共同完成,双方贡献大约一半一半。


问:目前中美关系紧张,也有部分科学家受到牵连。您是否了解到高能物理领域有研究项目或学术交流活动受到影响?您觉得作为科学家,可以为科研的全球合作做出哪些努力?


答:整个大环境都变得不太好,高能物理的研究也和其他领域一样,交流跟过去相比,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这是个暂时的现象。


科学研究是超越国家和民族的。短时间的政治障碍不会影响大家对未来科学发展的信心和科学合作的意愿。我觉得目前的困难是暂时的。特别地,在有政治困难的时候,科学合作会更加重要,也会对改善不同国家之间的关系做出正面的贡献。


问:您对中国高能物理领域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期待?


答:中国的高能物理发展基本上是从三十多年前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开始的。那个时候的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除了科学的目标之外,另外一个目标也是打破当时中美关系之间的一些阻碍,起到一个先导的作用。三十多年以来,我们高能物理有了长足的发展,中美两国在高能物理领域的研究当中有很多合作。


中国的高能物理(发展)有很好的规划,有一些已经在实施当中,有一些正在努力。我们相信,将来我们成为国际高能物理的领导力量是可以期待的。


分享

登录 +

登录